-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受害人讲述

怀疑儿子陷传销组织 不识字母亲千里迢迢来京寻找

来源:北京晚报 编辑:麻袋 时间:2015-03-13 10:00:30
导读: 廊坊市公安局门口,曾娟(左一)正焦急地打电话。 前天下午1时,来自江西的胡水英站在北京西站,面对着如织的人流,她的脑子有些发蒙。她不认识字,这是她第一次来北京为了寻找儿子。胡水英的儿子叫曾宁,就读于江西建设职业技术学院,今年寒假时,儿子说到北京找老乡。

 廊坊市公安局门口,曾娟(左一)正焦急地打电话。

  前天下午1时,来自江西的胡水英站在北京西站,面对着如织的人流,她的脑子有些发蒙。她不认识字,这是她第一次来北京为了寻找儿子。胡水英的儿子叫曾宁,就读于江西建设职业技术学院,今年寒假时,儿子说到北京找老乡。可是,这一走就是两个月,直到春节,儿子也没有回家。现在,学校开学了,他也没有回去读书,只是打电话向家里要钱。“每次,他说话总是很奇怪,也从不说自己到底在哪儿。”胡水英说,她很担心儿子陷入了传销组织。
  春节儿子都未回家过年
  胡水英说儿子曾宁今年1月13日学校放寒假,此前曾宁已打过电话回家,说要到北京找一位名叫曾胜军的老乡,还说对方已帮他买好了火车票,玩些日子再回家过年。
  到北京没多久,曾宁开始打电话向家里要1000元钱。“如果是别人家,可能1000块钱不算多,可曾宁知道我们家条件不好,以往他从不这么要钱。”曾宁的姐姐曾娟告诉记者,除了要钱,弟弟说话的口气和以往也越来越不一样。2月13日,他突然打电话回家,说自己的身份证丢了,行李也被扣了,所以回不了家。“过年时,我在电话里催他回家,他却哭着说‘家不要了,娘不要了……不要逼我。’”胡水英说,儿子的反常让一家人担心。
  这期间,胡水英给儿子不停地打电话,问他在哪儿,曾宁就是不说。每次给家打电话曾宁除了要钱,也没有别的内容。胡水英再也坐不住了,她决定来北京找儿子。
  孩子的电话关机
  前天下午1时,在坐了将近20个小时火车后,胡水英从江西到达北京西站。原本说好过来接她的儿子又失约了。电话里,曾宁只说:“我不过来了,老板不许接。”之后,曾宁的电话就关机了。
  偌大的北京城,胡水英实在不知道该去哪儿找儿子。她和女儿也拨打了曾胜军的电话,但对方不接。曾娟说:“曾胜军也是我们村的,一年前说是来北京做生意,他和我弟弟都是20岁,关系比较好。”曾娟曾找过曾胜军的家人,可他们也不知道曾胜军的具体地址,更说不清他在北京干什么。
  实在没辙了,胡水英在北京西站向警方求助。“北京民警真好,给我们做了笔录。他们还用技术手段,查出我弟弟人在燕郊,可那里归河北廊坊市管。”曾娟说。昨天母女俩赶到廊坊市公安局寻求帮助,本报记者陪同她们一起前往。
  不知去哪儿找亲人
  昨天傍晚,曾娟和妈妈一直坐在廊坊市公安局的门口。一个在不停打电话,一个在旁边焦急地等。今天上午,曾娟和妈妈再次找到廊坊市公安局。“警察告诉我们说根据定位,弟弟在三河。”不久,曾娟接到三河警方的电话,说正在联系确切位置,好进行下一步的搜寻工作。曾娟和妈妈一筹莫展,她们希望能尽快找到曾宁。本报记者 许前程
  实习生 白更  许前程 摄
责任编辑:麻袋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受害人讲述
Copyright © 2002-2009 卡特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皖ICP备20007218号-1
Top

服务热线

站长电话:15955505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