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打击传销>>北派传销

邯郸小伙株洲做传销拒绝见面,父亲用光积蓄寻找无果

来源:网络 编辑:网络 时间:2012-09-12 21:00:28
导读: 专业解救陷入传销亲友,对陷入传销人员进行实地解救、寻人、反洗脑工作,反洗脑成功率90%以上,解救传销亲友热线:麻袋老师15955505324(同微)



梁永辉的照片
来自河北邯郸的梁秋顺近日给晚报打来热线电话,称他儿子被一个传销组织控制在株洲了,已和家人失去联系近2个月。梁秋顺辗转两次来株洲找儿子,至今一无所获。

梁秋顺在苦寻儿子过程,因为水土不服,“老毛病”胃炎也犯了。眼看第二次带来的一万元盘缠也所剩无几,他不得不再次回老家,“我是实在没办法了,才找记者你们求助啊!”

儿子被人叫到株洲开店,之后不再接电话

昨天上午,记者见到梁秋顺的时候,50岁的他已经几天没有合眼了,蜡黄的脸上写满了疲倦。他要找的儿子名叫梁永辉,1989年出生在河北邯郸市大名县龙王庙镇中范堤村,1米7的个头,下巴有点尖。

梁秋顺说,儿子一直很听话,初中毕业后,在外打工。两年前,梁永辉去了宁波亲戚家的蛋糕店做事,有一个同事叫梁建宝(音)。今年4月,梁打电话要梁永辉去株洲开蛋糕店,一起做老板,并且需要6000元做店面租金费。梁永辉让父亲寄给他4000元,离开宁波来到株洲。

“从那以后,我打他电话,他都不接,只能等他打过来。”梁秋顺很纳闷,直到宁波的亲戚打电话来说,梁永辉可能被人骗去搞传销了,梁秋顺才明白儿子不接电话的原因。

5月,梁秋顺揣着6000多元的盘缠来到株洲找人。

找不到儿子,父亲想过自杀

来株洲前,梁秋顺以为找儿子的事情会很顺利,“我听亲戚说,有两人也和我儿子一样被骗到株洲搞传销。结果,两家父母都在株洲街头碰到儿子了。”

第一次来株洲,梁秋顺呆了20天,没有任何线索。直到有一天,儿子打电话约他在清石广场见面,但到了见面时间儿子却不出现。梁秋顺打电话过去,儿子的手机又“无人接听”了。因为盘缠花完了,梁秋顺不得不回老家。

8月8日,梁秋顺和亲戚带着东挪西凑的一万元又来到株洲。他们在石峰区一家小招待所住下,两人挤在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屋子,消暑只靠一台小电扇。

每天,两个人就像发了疯一般在街上到处找人,可是一无所获。儿子的电话也打不通。找了快一个月,梁秋顺心急不已,“找不到孩子,我都想过要自杀!”梁秋顺拿出儿子的照片老泪纵横。

他说回去把粮食卖掉,再来寻儿

梁秋顺一家靠种地为生,收入并不高。为了找儿子,他变卖了家里所有粮食,还借了外债。

梁永辉来株洲前,家里给他找了一个女朋友,原本打算今年年底结婚,可现在梁永辉却找不到了。

记者采访时,梁秋顺说,自己带来的一万元已经所剩无几,加上南方水土不服,他的“老毛病”胃炎也犯了。“我得回老家收庄稼,卖了钱再来株洲找儿子。不管怎么样,一定得把孩子找到。”梁秋顺说。

梁秋顺还说,前天,他已向工商部门反映,跟着执法人员找了一天也没看到人。他还到派出所报了案,希望早日找到儿子。

如果梁永辉见到报道,请及时回家;如果您见到了梁永辉,也请拨打本报热线28829110。

(记者 戴萍 实习生 李可)

字体:大 中 小
稿源: 株洲网
作者:


 


非法传销必定害人害己我的搜狐


江苏经济报

  非法传销害人害己。近日,仪征市法院审结一起非法传销案,80后的被告人杨某因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3个月,并处罚金3万元。

  2007年下半年,杨某加入贵州山霸公司传销组织,2009年升为B级经理。杨某以推销“清清胶囊”等保健品为名,要求参加者缴纳人民币3900元以获得加入资格,组成5个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和计算等级的依据,并通过组织举办“分享会”“好事会”等方法,引诱、教唆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开展传销活动。截至2011年1月,杨某采用网络管理、银行汇款等方式,组织、领导下线成员先后在山东济宁、江苏仪征、常州等地共发展下线200余人。 叶 霞 张 浩


 

责任编辑:网络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Copyright © 2002-2009 卡特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Top

服务热线

站长电话:15955505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