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打击传销>>北派传销

村民中美人计误入传销窝 村支书出马解救遭人软禁

来源:未知 编辑:麻袋 时间:2010-08-29 12:15:57
导读: 大竹县高穴镇大山村的一位青年农民被一名女子在网上巧使美人计,骗到河南省邯郸市一传销窝点,失去自由。其父母请求村支书带人前往邯郸探个究竟,结果村支书等人也被传销窝点软禁了起来,高穴镇党委向县委领导和公安局汇报,县领导指派一名副镇长与派出所民警一道迅速

  大竹县高穴镇大山村的一位青年农民被一名女子在网上巧使美人计,骗到河南省邯郸市一传销窝点,失去自由。其父母请求村支书带人前往邯郸探个究竟,结果村支书等人也被传销窝点软禁了起来,高穴镇党委向县委领导和公安局汇报,县领导指派一名副镇长与派出所民警一道迅速赶到邯郸市,几经周折,最终将这位参加解救村民的特困村村支书等3人成功解救出来。
  村支书王启刚讲述了他与村民在乌烟瘴气的传销窝点里噩梦般的遭遇……

  网上“热恋” 女友诱骗他入传销窝点
  5月中旬,在福州市苍山区盖山镇三正模具厂务工的、大竹县高穴镇大山村青年农民张定(化名),在上网聊天时,遇到了网名为“一生有你”的女孩,女孩自称是贵州人叫莉莉,她如今与父母都在邯郸市做生意,拥有10多个店铺门市,生意正做得风生水起,收入丰厚,每年进账近百万元。张定如实的告诉她,自己出生在一个穷困山村,父亲是村里的养殖专业户,他没有什么财产,惟一有的是自己远大的抱负和智慧。莉莉表示她寻觅的正是张定这样出生贫寒、朴实诚恳、聪明能干的帅小伙。两人在网上聊得十分火热,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他们迅速确定了恋爱关系。
  两个月后,莉莉提出要在邯郸市约见张定,并对张定说,你在福建模具厂每月辛辛苦苦挣2000多元太不划算,要求他辞工到邯郸市与她一起做生意挣大钱。
  热恋中的女友主动与他约会,令张定喜出望外,恨不得立即插翅飞到她身旁。
  7月29日,张定向厂方请假,带上仅有的1000多元现金,踏上了福州到邯郸的列车。到了邯郸市火车站,莉莉早已在那里等候他,并上前挽住他的手,在他耳边亲热地悄声说道:“我想死你了。”见漂亮的女友对自己如此亲昵,张定周身的血液沸腾了,他暗自庆幸自己找到了心仪的公主,钟情的富家女子。谁知,他的这份兴奋很快被无情的现实击得粉碎,他那颗燃烧起的激情仿佛跌进了一座冰窟,顿时被融化得无踪无影。
  女友莉莉与他乘坐出租车来到市郊,在一群农家小院里,穿过了几条深深的小巷,走进了一间黑暗屋子里。这里的小院一个紧挨一个,个个四周都砌着高高的围墙,他所在的院子里,各楼层走廊和房间都装有防盗门,当他们上了三楼,只见30余个青年男女突然向他们涌来,房门“哐当”一声上了锁,他被几人看守了起来,他惶恐地问莉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莉莉对他说:“你不用惊慌,先坐下休息。”这时,一个壮汉过来对他说:“恭贺你来这里发大财,你来了就是我们的伙伴,但对不起,我们公司有规定,凡到公司来的必须将通讯工具一律上交公司保管,身上钱财和贵重物品也必须上交,吃住在这里,不许随意走动,我们是直销公司,入会者必须先交5000元入会费。”张定一听傻了,他这才如梦初醒,发觉自己上当受骗,跌入传销陷阱了。从此,张定失去了自由。接下来,女友“一生有你”便是对他无休止地灌输传销理念,进行洗脑,使他发财的欲望迅速膨胀,着魔似的跟着他们做着发财美梦,幻想着做百万、千万富翁。
  为了发财,张定打电话向父亲张展平要钱,谎称他在河北邯郸市耍了个女朋友,要合伙开店,经营美容保健产品,急需5000元,要求速汇过去。张定父亲是大山村有名的养殖大户,他深知身在特困山村的儿子条件差,寻偶难,既然耍了女朋友是好事,他没多想便给他邮去5000元。可不久,张定又打电话回来要钱,而且是狮子大开口,说至少要两三万,越多越好,还说什么现在投资1万元,过几个月,到年底就可分得50万元。天上掉馅饼哪有如此好事?张展平犯疑了,于是他从一些曾经外出务工过的人中咨询,大家都怀疑说可能是遭遇传销了,而且有人说邯郸市传销活动十分猖獗,张展平一听慌了手脚,怎么办?他立即找到张定的叔公张才政,张才政是党员,经常在外面跑,见多识广,张才政带他去找村支书王启刚求援。

  为救迷途村民 村支书失去自由被“听课”
  一贯办事务实、一心为民的村支书王启刚见村里的老党员和养殖大户来求助,他决定和他们一道到邯郸走一趟,探个明白,共同设法解救张定。他将此情况向高穴镇党委书记刘志强汇报并请假,刘书记同意了,但要求他们千万要小心,注意人身安全,如张定真是陷入了传销窝点,应立即到当地派出所报案设法解救,并随时与镇上保持联系。
  村支书王启刚与张定的父亲、叔公于8月16日乘火车来到了邯郸市,张定和女友以及女友的所谓“表妹”(实为传销伙伴)来到火车站迎接。
  到底张定是否陷入传销陷阱,一时无法弄清。而张定和其女友说他们开有10个店铺,经营的是美容产品。为弄个水落石出,王启刚决定他和张展平随张定他们去,而将张定的叔公留下,让他在一家旅馆住下,假如发生意外,他们回不来,他好通知人来接应解救。
  张定和女友带父亲和村支书乘车来到了他们所谓的公司,接下来让王启刚他们俩无法预料的事终于发生了,王启刚讲述了他们的痛苦遭遇……
  “他们把我和张展平带到邯郸市郊一肿瘤医院附近一群民房里,那些民房很凌乱,院里四周都是围墙,各层楼道都装有防盗门,我们被带上一民房三楼,一进去就陆续聚集了30多个青年男女,我转身问张定:‘你不是说你有10多个店铺吗?在哪里?’张定不吭声。遭了,我一下就感到我们也陷入传销窝点里了。这时一个凶神恶煞的壮汉指着我们问:‘谁是张定的父亲?’张展平说:‘我就是。’那人说:‘你今天来是你亲生儿子带你来的,你们既然来了,就要遵守我们公司的规矩,第一先交出你们的手机,第二是交出你们身上钱物。’他们收缴了我们的手机后,又打开我们的行李进行搜查之后,叫我们安心在此休息,明天到他们公司考察听课。从此,我们失去了人身自由,吃饭、上厕所……每走一步都有几个人紧紧跟随,连我与张展平讲句话都不行。如若有家里人打电话来,必须按照他们教的话回答,要说什么——我在这里很好,正在谈生意,或者谎称在外面吃饭、休息,请家里人放心等等。如果不按照他们规定说话做事,便会受到皮肉之苦,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们只有佯装顺从,从长计议,再设法逃离。”
  “第二天早上6点钟,天刚亮我们就被催促起床,下楼后来穿过了几条小巷,来到了一个暗黑屋子里,穿过黑屋子就是一个昏暗的会议室,一看,大约有300余人在此听课。凡是新来人员必须例行公司规定,上台作自我介绍,姓名,何地人,还要违心的谈来到这里的感受,同时要强装笑容唱歌。这时,下面的人就像一群着了迷中了邪的‘疯子’一样乱吼喧哗,据说这是活跃气氛,让大家放松,其实是他们已经被洗脑,灌了迷魂汤,什么尊严、自尊都不顾,一门心思想的是一夜暴富,似乎他们一个个马上就要变成千万、亿万富翁似的。”
  “上课前,由一个头目宣布会场纪律:一、与会人员必须端坐认真听讲;二、新参人员必须面带笑容,不准愁眉苦脸;三、不准交头接耳。他们讲的内容是:‘我们是亲情网络营销公司,是销售外地XXX有限公司生产的什么丹迪美容产品,亲情网络就是由自己亲情、友情、妻情构成。我们是公司产品直销户,我们吃的是减少中间销售环节60%的费用,是一本万利。凡入会者,先交5000元入会费,每人必须先销售两套产品,你产品卖得越多,你发展的下线越多,你的积分越高;积分高,职级就升;职级升,钱就多。产品你们虽看不到,但产品它代表两个人,两个人代表两个信息,你发展两个人,两个人他们又去发展,2变4,4变8,8变16,16变32……长藤结瓜,宝塔式营销,投一万元年底可获利50万元。’鼓吹得天花乱坠,下面的人听得是如痴如狂。”
  “每天早上听一个小时课,其余时间到宿舍坐排排讨论。那里边的人极端痴迷,对里边的头目,简直像对皇帝一样三呼万岁,毕恭毕敬,争着伺候,只要头目一进门,都抢着上前去给他擦皮鞋,中午抢着给他打饭,如果晚上也来了,还要给他洗脸洗脚,揉肩捶背。头目一进房,大家都要高喊‘领导好’。那里面简直是乌烟瘴气,屋子里空气混浊,一切都那么凌乱,30多名男女混合住在两间不足100平方米的屋内。到了晚上,大家在地上铺上草席睡一大排,草席又脏又烂,散发出刺鼻的霉味,早上卷起草席又坐排排。”
  “30多人靠一口大电饭煲煮饭,饭又硬又生。每顿只有白菜、胡萝卜,没有一点油荤,一人一碗。尽管如此,连吃饭都要作秀,要大家互相打饭,说什么是培养团队精神,目的是要抱住一团。”
  “吃饭前每人也要向头目报姓名,何地人,还要一起唱歌、说绕口令,一人说一句:什么我是人,我不是猪;走一走扭一扭,活到九十九。此外就是讲故事,说是心理疏导,让大家全神贯注投入他们的事业。”
  “里面青年男女居多,他们处在狂热之中,似乎对这里的环境无所谓,而有家室的人,大多在此暗地里悄悄落泪,想家想亲人,还不敢声张,不然就会因违规罚站、受训,甚至毒打,一个男子前两天就因违规乱走动,被打得遍体鳞伤,不忍目睹。”
  “据说当地居民对这些传销队伍也十分厌恶,但无可奈何,而房主往往是因收了别人高价房租,也只好忍受这些人的疯狂举动。有个头目吹嘘说,在邯郸,他们这样的队伍共有十五六万人。”

  乡党委书记报案 县委领导指示大营救
  见村支书和侄儿随侄孙及女友去后一直未回,连一个电话都没有,在旅馆里的张才政深感不妙,他立即向家里及高穴镇政府打了电话。党委书记刘志强也感到事态严重,立即向联系高穴镇的县委常委、组织部长何世清和副县长、公安局长郝勇汇报。何部长和郝局长立即指示,由高穴镇政府派人与高穴派出所民警一道前往邯郸解救被困人员。
  高穴镇政府垫支一万元,由该镇副镇长张成兵与派出所民警陈伟以及张定的姑父陈朝学一道连夜赶到重庆乘飞机到邯郸。民警陈伟等人先到邯郸市公安局,后又到了邯郸县公安局,陈伟、张成兵设计了两套方案:一是经过技侦手段,锁定该传销窝点所处位置;二是张定叔公打电话给张定,让他出来接他,采取引蛇出洞将张定及其女友控制,用他俩逼这个团伙交出王启刚及张定父亲。在邯郸市、县公安机关大力支持下,很快锁定了这个传销团伙全体居住在邯郸县城区和市郊(即釜东和南堡两派出所辖区)交界处的某处民房群中,但这一带外来人口太多,仅釜东派出所辖区便有10多万人口,人海茫茫,寻找难度极大。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们决定采取第二套方案。张才政向张定发短信,问张定父亲去的情况,诉说自己一人在邯郸举目无亲,想见张定。而此时,陈伟和张成兵、陈朝学等人一边请求火车站派出所派民警协助。他们在火车站广场埋伏,短信发出,一直未见回音,电话催促,对方一直拖延,说已在公交车上了。这时忽然见有几个小青年在广场游荡、观察,看是不是张定的叔公一人在此等候,这几个“侦探”走后,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张定和其女友才出现在广场,说时迟、那时快,民警陈伟和副镇长张成兵等人迅速冲上,将张定及其女友牢牢控制住,并带到了火车站派出所。在派出所,张定及女友开始一直不愿如实交待他们从事非法传销活动,后经过民警反复做工作,才道出了他们根本没有什么门市店铺,更没有产品,是骗他父亲和支书他们进来搞传销活动。
  民警掌握了确凿证据后,在釜东派出所的支持下,该团伙才被迫将支书王启刚、张展平二人放出,放出前团伙还气势汹汹地对他俩进行了一顿训斥,然后才将手机、行李及钱物退还给他们,将他们送出民房,说什么派出所有事找你们,快去派出所,他们二人才得以逃脱。

责任编辑:麻袋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Copyright © 2002-2009 卡特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皖ICP备20007218号-1
Top

服务热线

站长电话:15955505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