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打击传销 > 金融传销 >

传销组织拘禁他人头目被判刑

来源:未知 编辑:麻袋 时间:2011-05-19
导读: 堕入传销拘禁他人 六大学生受审 来源:东莞时报 六人均当庭悔罪,各方请求予以轻判,法庭将择期宣判 东莞时报记者 刘志斌 东莞时间网讯 六张青春的脸孔,三人还戴着眼镜,两名女生数度抽泣。 身为大学生的他们,在毕业后,本应好好工作或创业,但六人却身着囚服,坐在

堕入传销拘禁他人 六大学生受审
来源:东莞时报
  六人均当庭悔罪,各方请求予以轻判,法庭将择期宣判

 东莞时报记者 刘志斌

  东莞时间网讯 六张青春的脸孔,三人还戴着眼镜,两名女生数度抽泣。

  身为大学生的他们,在毕业后,本应好好工作或创业,但六人却身着囚服,坐在审判庭的被告席上,这一切都因为他们加入了传销组织。六人当中,有人是自愿的,有人是误入歧途,甚至有人是被骗进传销组织的。

  昨日上午,因涉嫌非法拘禁他人,曹某等六人在大朗第二看守所刑事审判庭接受审理。法庭将择期宣判。

  昨日,在接受本报采访时,他们都发出共同的心声:非常悔恨,希望能早日回归社会,回报家人和社会。

  当庭流泪认罪

  庭审现场,东莞市第一市区人民检察院认为,六人无视国法,非法拘禁他人,他们的行为已触犯刑法,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均应以非法拘禁罪追究刑事责任。面对审判长的询问,六人当庭全部认罪,两名辩护律师对这一认定也没有异议。

  六名大学生在陈述时,也都表达了后悔的情意,曹某和付某旦在陈述时,数度因为后悔,留下了伤心的眼泪,六人均希望法院能从轻判决。

  检方请求轻判

  在庭审现场,第一市区人民检察院除了提起公诉外,公诉人还说,对六名大学生的事情感到可惜,他们确实触犯了刑法,希望审判长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公正认定,从轻、减轻甚至免除处罚,让这些大学生,早日回归社会,早日回报社会。

  另两名被告李某和张某强的辩护律师均表示,自己的当事人情节比较轻,而且是初犯,希望法院能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公诉人最后还说,六名被告因社会经验不足,误入歧途,再次请求法院能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

  此案未当庭宣判。

  案情回顾

  22岁女大学生成传销“头目”管四名下线

  1988年出生的曹某(女),2010年从安徽一所大学毕业后,通过别人介绍,来到了东莞一个传销组织。在交了3800元购买一块手表后,她获得了加入这个行业的资格。

  在加入这个组织的4~5个月时间里,她还发展了其他三名成员,上级还划给她4名成员进行管理。“我在组织里属于D级,这几个月时间里,分到了1000~2000元钱。”曹某说,但在被抓的出租屋里,自己并非“家长”,只是在“家长”没来那两天,代理“家长”要做的事。

  李某就是曹某发展的下线,2010年9月,在苏州一大学读研的他打算兼职,减轻家里的负担,在朋友曹某介绍下,来到了这个传销组织。

  与李某不同,其他四名大学生,是在毕业后找工作时,通过朋友或校友介绍,来到了这个传销组织的,并一同来到了曹某与李某所在出租屋。

  曹某等6名大学生随后开始了传销组织的生活,或负责与新人交流学习,或负责打扫卫生,但六人都表示,在这一过程中,从来没有殴打或是谩骂。

  “陪新人聊天、看书、唱歌、睡觉、上厕所、吃饭、洗衣服,就像电视上的盯梢,防止新人出意外。”张某强在与辩护律师交谈时,这样说自己的工作内容。

  2010年10月6日,焦某被骗入这个组织所在一出租屋,并让其加入“合作创业团队”,要求其交纳3800元作为加盟费。

  期间,虽然焦要求离开出租屋,但被拒绝。随后,六名大学生分别轮流与焦某交流,并监听电话。10月15日、16日,又有市民明某、王某被骗入这个出租屋,并被限制自由。

  10月23日,焦某通过短信向外求救,群众向公安机关报案。民警接报后,当日18时赶到位于莞城创业新村17座704号出租房,解救出三人,并将六名大学生抓获。
对话

  “我做的是不是传销,心里一直有个疙瘩”

  记者:你是怎么进入这个组织的?

  曹某:当时我也是在网上找工作,然后就说到这边培训一个月,就过来了。

  记者:你进去的时候,知道是传销吗?

  曹某:在我们传统观念里,传销里面的人很坏,但说实话,其他人我不清楚,但他们对我很好,从我的角度出发,我会将心比心,用我最真诚的一面去对他们。

  记者:你能出门吗?出门有没有想着离开。

  曹某:给出去的,反正我出去过好几次。虽然有机会走,但我觉得,我想走的时候,他们会直接把我送走,不会强行留下我。

  记者:你自己也是网上被骗的,为什么后来又骗别人呢?

  曹某:我也是想验证我的想法吧,我是自愿加入的,我要看一下我的朋友是不是自愿加入的。我做的是不是传销,这一块我心里一直有一个疙瘩,因为我觉得,虽然我在里面根本没有做一些坏事,但是在正常人看来,还是难以接受的,所以我一开始不愿意让我朋友来的。当时他们就说了,来了也不一定让他加入,毕竟他还没有毕业,不行的话,就让他回家,或者带他玩几天也可以,所以当时我也没有多想。

  人物档案

  他们都想早点挣钱结果滑进犯罪泥潭

  1、曹某

  管四名下线分到1000多元

  简历:1988年生,女,安徽一大学毕业生,本科学历。

  歧路:2010年毕业后,通过别人介绍,进入传销组织,被抓前是组织D级成员,在“家长”不在的两天里,承担“家长”职责,在4-5个月时间里,发展了3名下线,并有另外4名下线归其管理,共分得1000~2000元钱。

  悔罪:(哭)我一开始接触到的,觉得这个组织是健康向上的。我们这里的人,大部分都是农村出来的,更多的是想为家里做些事,可能是大学学到的法律意识不够。

  2、付某旦

  负责新人学习与交流

  简历:1989年生,女,湖南一技术学院毕业,大专学历。

  歧路:加入传销组织3个月时间,没有发展下线,在组织中属于E级成员,被分在学习组,主要是负责新人学习并与新人交流。

  悔罪:(哭)很后悔,大学毕业本想挣点钱,好好报答父母的栽培,为了加入这个行业,把钱赔进去不说,还将自己也赔了,觉得很对不起自己的父母。

  3、张某军

  拖地擦桌子从没分过钱

  简历:1988年生,男,安徽一大学毕业生,本科学历。

  歧路:加入传销组织4个月不到,进入组织后,听从上级安排轮流干活,比如拖地和擦桌子之类的。在组织中属于E级成员,没有分过钱。

  悔罪:毕业后是想找个工作的,交了3800元加入,也是想找一个机会。我的认罪态度比较好,希望法院能轻判。

  4、张某强

  主要陪新人看书聊天

  简历:1987年生,男,福州一大学厦门某学院毕业生,本科学历。

  歧路:去年6月中旬加入这个组织的,在组织中属于E级成员,上级安排做什么就做什么,主要是陪新人看书、聊天、学习。

  悔罪:做出这样的蠢事,也是被人骗被利用,希望能轻判,早日回到社会上,回报父母养育之恩,回报社会的培养之情。

  5、李某

  组织中唯一一名研究生

  简历:1985年生,男,苏州一大学在读研究生,案发前刚读完研一。

  歧路:9月份加入传销组织,因为读完研一后,只要毕业前回学校答辩就行,于是出来兼职,减轻家里的负担的同时,增加社会经验,是曹某发展过来的,负责与新人交流,没有打过人,也没有分过钱。

  悔罪:非常悔恨,希望能给我们重新做人的机会。对自己无意中犯下的错误表示悔恨,对不起父母,对不起导师的辛勤培养,希望能从轻处理,早日走向社会,好好赎罪,好好重新做人。

  6、陈某

  朋友介绍后自愿加入

  简历:1988年生,女,2010年湖北一职业学校毕业,大专学历。

  歧路:2010年8月26日朋友介绍下加入的,到被抓不到2个月。因认为这个组织能锻炼人,自愿加入的,在组织中为E级成员,主要与新人聊天交流,让他们不会觉得恐惧。

  悔罪:希望审判长从轻处理。

 


6大学生误入传销窝点被洗脑 非法拘禁他人
 来源: 南方日报 
  6名到东莞找工作的大学生身陷传销窝点,被“洗脑”后干脆将错就错,干起骗新人入伙、控制新人人身自由的活。

  昨日,这6名被检察院以非法拘禁罪起诉的大学生在东莞市第一民法院过堂受审。这6人中学历最高的是苏州某大学正在读研一的学生。

  阿智(化名)一直品学兼优,从苏州某大学毕业后公费直升为该校硕士研究生。

  来自安徽的阿智家庭贫困,去年9月,他决定找暑期工补贴家用,他的朋友小清(化名)让他来东莞试试。阿智到了东莞,才发现这份“暑假工”,是需要先交3800元入会费的“创业基金”。小清说,这就是传销,进了窝点就逃不了,只能介绍更多的人来,发展成下家,他才能从中分钱。

  阿智被限制了自由,没收了手机、证件等,每天做任何事都有人“陪”着,还有人每天给他灌输“发展新员工”就可以发财的思想。不久,他得到“重用”,被安排陪新人“交流”,实际上是监管新人。

  一个月后,公安人员撞开了房门,阿智等6人被捕,随后被公诉机关以非法拘禁罪起诉。

  阿智的辩护律师在开庭前告诉记者,阿智只是被动参与看守,没有骗人,没有采取暴力行为,更没有分取不当得利。但他在有机会逃走时却没有行动,说明他受到了诱惑。

  律师还说,据他在学校了解到的情况,校方对阿智评价很高,曾请求司法机关能够从轻判决。阿智的导师也为阿智申请取保候审,希望阿智能开始写论文,但被法院拒绝。

  这位律师惋惜地说,阿智等人是“上错船,入错行,用错力”。

  出现在法庭的阿智头发已经剪得很短,穿着写有“提审”衣服的他脸上看不出表情,在回答审判长的提问时声音低沉。

  公诉人问:“为什么在有机可逃的时候没有逃走?”

  阿智说,当时以为真能赚钱,另外,他的证件、手机全部被收走,也没敢走。

  庭审陈述时,阿智自称十分悔恨,希望法院能对他轻判,让他早日回归社会。

  公诉人向法庭建议,考虑到几名涉案大学生系初犯从犯,且身份、案情特别,予以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该案并未当庭宣判。(记者/马喜生 实习生/夏煜昊 通讯员/廖蔚)

 

责任编辑:麻袋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Copyright © 2002-2009 卡特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

服务热线

15955505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