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打击传销>>南派传销

传销老总爆料:高额收入全是梦,明知是传销但骑虎难下

来源:未知 编辑:麻袋 时间:2011-04-29 00:05:28
导读: 湘潭晚报4月27日消息(赵明 李年平 宁波) 4月27日,雨湖公安分局中山路派出所端掉一个 传销 组织,并抓获了六名 传销 头目,这也是近年来湘潭破获涉案价值最大、抓获涉案人员级别最高的 传销 案件。 B级头目落网 露出冰山一角 4月22日,中山路派出所接到雨湖工商分局民

湘潭晚报4月27日消息(赵明 李年平 宁波) 4月27日,雨湖公安分局中山路派出所端掉一个传销组织,并抓获了六名传销头目,这也是近年来湘潭破获涉案价值最大、抓获涉案人员级别最高的传销案件。

  B级头目落网 露出冰山一角

  4月22日,中山路派出所接到雨湖工商分局民主路工商所报警,有群众举报在雨湖区人民路发展大厦5楼,有几人行迹诡异,可能是传销人员。民警随后配合工商执法人员一起进入这间房屋,屋内的人称他们是“新加坡派龙国际贸易公司”的,“是做连锁销售的,正规化经营。”尽管对方矢口否认从事的是传销,可执法人员要他们拿出所销售的产品时,他们却哑口无言。

  在房间内,民警发现了多本笔记,里面记载的大多是考勤表和上下线网络关系,还有一些关于营销心理研究方面的课堂记录。由于涉嫌传销,工商部门当场收缴申购产品的现金6.93万元,并将四名人员带回工商所调查。经初步查证,四人涉嫌非法经营罪,随即被移交至中山路派出所。

  “我们不是传销传销有顶端,只有一个人发财,我们是共同致富。”被抓的几人极力狡辩,用他们的话说,自己所在的企业有很棒的商业理念。但经工商部门查询,这家公司完全不存在,销售的产品也是子虚乌有,他们采用纯粹的拉人头入伙提成形式,属于典型的传销组织。据介绍,要加入公司必须先花3800元购买一套产品,上线承诺产品包括西装、精品护肤品等,但他们并没有拿到实物。尽管从没见过商品,但很多人还是被上线吹嘘的高额回报和发展前途吸引。加入组织后,每人最多可以购买64份产品,销售出一份累计1分积分,销售分值达到两分就是实习业务员,分值越高职务越高,当达到400分以上就升至高级业务员。被抓住的四人目前处于399分以下的经理级别,在传销组织里属于第二层级的B级头目。

  警方调查后发现,这个传销组织颇具特色,他们的经营方式极其隐蔽,从不组织大批人员唱歌上课。传销人员大多来自云南省,彼此沾亲带故,形成了以老乡为基础的圈子,不易暴露身份。而A级头目长期落脚于昆明和长沙两地。

  由于涉案价值较大,雨湖公安分局经侦大队配合中山路派出所进行案件调查,随着调查的深入,一个庞大的传销网络的神秘面纱逐渐被揭开。

  的士司机探虚实 揪出A级头目

  4月26日,办案民警还在进一步核实四名B级头目的犯罪事实,并准备根据他们的供述前往云南抓捕上线人物。上午9点多,一个讲普通话的的士司机走进了派出所值班室:“我想打听个案子,上周是不是有传销人员被抓进来了。”

  接警民警对这个目的明确的的哥有所警觉,询问中了解到,他是长沙的的士司机,清晨他在黄花机场接到一男一女两名乘客,两人包车到湘潭,直奔中山路派出所,并让的哥找民警问情况。民警立即将车内的两人控制住,他们是云南籍的朱明和张昆(化名),这两个名字在B级头目的供述中多次出现,他们正是警方苦寻的上线人物。

  “做到A级头目,什么都一清二楚了,但想全身而退已经很难,为了底下的亲戚朋友,我只能做下去。”张昆直言不讳,“对我而言,抓了我反倒是一种解脱。”4月25日,听说自己发展的下线被抓,朱明邀张昆一起到湘潭来处理,他们26日清晨到达长沙随后就直奔湘潭。警方对朱、张两人携带的银行卡往来账户进行了彻查,发现账务往来频繁,其中一张银行卡就有50万元的资金往来,也由此证实传销集团各层级之间的金钱往来关系。

  梯形层级编造“致富”谎言

  张昆说,他和朱明都算这个组织的上层人物,朱明已经达到A3级别,而自己刚踏入A级别。“只有做到我们这种程度,才知道这趟浑水有多深。”

  2009年,张昆和母亲在云南老家听小舅母说湘潭有发展前途,母子俩便来到了湘潭。张昆起初对这种营销模式半信半疑,但他研究后发现这是个值得推广的“商业理念”。花3800元入会后,张昆开始拉拢亲戚朋友,以此扩张自己的“事业版图”,随着发展对象的增多,他在组织的地位得到飞跃提升,短短一年时间他就升到了A级。

  据介绍,组织采用积分的五级别三进制,和传统传销相同的是,上层人员靠下层销售所得抽取费用,“我做得好的时候曾经月收入七万元左右。”张昆说,自己也曾因一夜暴富而沾沾自喜,但升入A级别后,所有真相都水落石出。

  民警介绍,张昆所在的传销组织采用梯形结构,从低到高分别是E、D、C、B、A,最上层的A级头目并非只有一人,由于人数众多,还分成A1、A2、A3和A4四个档位,每销售一份“产品”他们分别从中获利300、400、500和314元,但到达A4级别后,就会自动“出局”,不得再参与行业销售,“钱赚够了,该其他人赚钱了,所有人都有机会。”由于组织宣传“人人都能致富,人人都能成首领”的口号,因此比起传统传销模式更吸引人,但张昆坦言其实最多只有3%的人能撑到A级别,“骗亲戚朋友,要坚持是很难的,好多线会半途而废,像我这样坚持的太少了。”

  张昆说,他很早就想离开组织,但碍于母亲和其他一些亲人都还在自己的下线,如果自己离开,下面所有人都将“失业”,一咬牙他就继续坚持着。张昆透露,很多人看来传销A级头目是资金的顶点,在他们的组织里还有更大的“受益者——A级的上线。上线要求,A级头目每月必须从收入中抽取10%左右缴纳“公积金”和“税收”,但这些钱最终都被上线挥霍。

  “不到这一层,捅不破这张纸,下面所有人看着我们,都认为做这个能发财。”直到自己身处要职,张昆才彻底明白曾经憧憬的优秀“商业理念”不过就是骗人的把戏,但他已深陷泥沼,无法自拔。而同时被捕的朱明,到现在还没有醒悟,反复向警方强调:“我卡里的钱是用来培训员工的费用。”

  中山里派出所民警介绍,这个传销团伙组织严密,且隐蔽性强,目前警方还在深挖案件,尽早揪出最上层头目。警方目前已查证的涉案金额已经超过120万元,而参与人员也超过100人,涉案的六名头目均被刑事拘留。

 

 


38名传销“老总”案宣判 1680万罚金创南宁纪录
  传销分子聚餐时被警方一锅端,肖某等38名嫌疑人全部为一传销组织A级老总,总涉案金额达8000多万元。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这38名传销“老总”被集体起诉(本报3月15日15版曾作报道)。昨日(27日),青秀区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38名被告被处以一年六个月至三年有期徒刑不等,并处罚金总额共计1680万元。据悉,该案处罚总金额是南宁市历年来对传销处罚中最重的。

  案情复杂:开庭至一审宣判历时一个多月

  38名传销老总案件由于涉及人数众多、关系复杂,从3月14日开庭到4月27日一审宣判,历时一个多月。经过合议庭平易和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认为肖某等38名被告以“资本运作”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交纳费用获得加入资格,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交纳费用中获得返利和计酬依据,在体系中均达到“老总”以上级别,已经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其中一个特征是下线人数达到30人。在辩论阶段,38名被告认为,侦查机关在他们住所内查获的网络图中,所反映的发展下线人数实际不存在,而是他们借用他人身份证或者自己花钱来申购的“空单”。

  对“事实上下线人数并没有达到30人”这个意见,法院没有采纳。法院通过调查扣押的申购单、申购人身份证复印件、代操作协议、移点协议以及行业规章制度等书证,认为该传销组织的模式是依靠“拉人头”,不断从新人的申购款中获得提成。每个身份证复印件最多只能申购21份,可见无论是本人或是借用他人身份证,均是起到占据一个下线位置的作用。申购的份额可以转让、继承,即使是自己先出钱购买下来,通过转让或继承等方式,仍然可以达到转让该位置的份额的作用。侦查机关扣押的网络图显示,38人的直接、间接下线人数排位上都已经超过30名且达到三层以上,可以确定他们都已达到“老总”级别。

  一审宣判:38名“老总”仅一人当庭表示上诉

  大部分被告提出,他们自己本身也是受害人,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性不大、认罪态度好,是触犯、偶犯。法院根据实际情况给予了综合考虑,对部分辩护人提出使用缓刑或者免于刑事处罚的量刑意见没有采纳。

  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依法分别判处肖某等38人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至三年不等的刑罚,附加刑方面,判处罚金共计1680万元。其中肖某夫妇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各100万元。田某和梅某某被判有期徒刑两年,并处罚金各100万元。其余均被判处两年有期徒刑至一年六个月不等,并处罚金50万元至30万元不等。

  法院还判令,侦查机关依法扣押的别克、丰田、本田雅阁、凯迪拉克等14辆汽车予以没收,上缴国库。侦查机关依法冻结的38名被告人银行存款共计6563697余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面对一审判决结果,38人中仅有田某一人当庭表示上诉。一审判决下来后,他们将有10天的上诉期,随时可以提出上诉。

  法官析案:1680万高罚金避免其重操旧业

  虽然3年有期徒刑并非南宁市对传销活动判处的最长刑罚,但该案的罚金总计高达1680万元,处罚金额是南宁市历年来对传销处罚中最重的。主审法官介绍,本案涉案人数众多,获利非常高,因此对38名被告都给予并处罚金的处罚。上千万元的罚金,也是青秀区法院判处罚金数额最高的一起案件。

  青秀法院在审理该案过程中也遇到一些难点。这38名被告都属于传销“老总”级别,嘴上“功夫”相当了得,且文化程度较高,大专文化以上的有9人。他们对行业的熟悉程度高,掌握行业中很核心的资料,反复强调该行业的合法性。同时他们也承认自己被蒙骗,认为自己也是受害者,而不是被告。经过为期4天的庭审,合议庭主要围绕38名被告在案件中所处地位、作用、发展下线人数、获利等方面,组织控辩双方进行法庭调查和法庭辩论。

  青秀区法院副院长蒋铧毅介绍,对被告人判处有期徒刑的同时判处财产刑,使犯罪分子无利可图,可以打击其谋求经济利益的积极性,避免其再次从事传销行业。这次公开宣判38名传销“老总”,重点打击了一批金字塔尖的首要分子,破坏了传销行业的结构,造成上下线和层级的断裂,起到打击一窝、消灭一片的作用。(记者 梁侦 通讯员 骆石文)

来源: 南宁晚报
 

责任编辑:麻袋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Copyright © 2002-2009 卡特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Top

服务热线

站长电话:15955505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