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打击传销>>南派传销

平凉记者暗访三天揭秘资本运作传销内幕

来源:未知 编辑:麻袋 时间:2012-01-16 19:50:16
导读: 专业解救陷入传销亲友,对陷入传销人员进行实地解救、寻人、反洗脑工作,反洗脑成功率90%以上,解救传销亲友热线:麻袋老师15955505324(同微)

□本报特派记者梁桂

  传销,这个社会毒瘤,许多人提起来都会嗤之以鼻,但是为什么又有那么多人会陷入其中呢?

  老乡用贷款、卖牛筹的钱去广西投资了

  2011年春节期间,我回农村老家探亲时,一位亲戚讲他春节前两三个月在广西玉林从事的一个“项目”,因为有些方面拿不太准,想听听我的意见。听他讲完前后经过和具体从事的“工作”后,我明确告诉他:这是传销。所幸他闲钱不多,只投进去了3800元,另加各种花销,总共也就6000多块钱的投入。我建议:6000多块钱的损失,权当是交了学费吧,想讨回来不大可能;想继续从事这个“项目”挣钱,更不可能;就此收手,打份工,有几个月时间钱也就挣回来了。

  当时他半信半疑,但最终还是听从了我的建议,没再去广西。他告诉我,他的“上线”———儿子的表哥W,“高起点进入”,已投入了6.98万元,其中自己在信用社贷款3万,以亲戚的名义贷款1.5万,借款1万,还卖掉了自家的4头耕牛。据这位亲戚讲,在广西玉林,有很多平凉人都在干这个,这引起了我莫大的兴趣,使我很想潜入其中,一探究竟。因为他提到的几个人我认识,在我的心目中,这几个人都是非常聪明、非常有头脑的人,怎么会受骗干这事呢?

  老朋友在广西发现了“新大陆”

  2011年11月的一天,一位多年的老朋友给我打来了电话,以一种发现“新大陆”的喜悦心情先拉了两句家常,然后问我:“你知道西部大开发吧?”我反问:“你在哪儿?”他说在广西桂林,我说你是不是在搞传销?他愣了几秒钟后说没有,只是说那里有个项目正在考察,等回来了再具体说。这位朋友在企业上班,收入较好。

  过了几天,他又打来了电话,说桂林有个酒店他打算承包下来经营,请我过去帮他考察一下,把把关。我当时就直言不讳地说:“你想经营酒店咱们当地有的是,何必跑那么远?再说你一没搞过酒店管理,二不会掌勺炒菜,也就是既不懂管理,又不懂业务,靠什么去经营?而且还敢跑那么远去搞承包?”

  又过了几天,他再次打来电话,说他已经投资这个项目了,诚邀我前往考察,费用由他出,如果认为项目可行,他将加大投资,如果认为不行,请指出其中的漏洞和问题所在,以便及时收手。此后,又多次打电话邀约。

  赴广西一探究竟

  怀着对传销的热切关注,带着单位领导对人身安全方面的千叮咛万嘱咐,我于2011年12月的一天踏上了广西之旅(为保护当事人隐私,后文中所涉及的人,姓名均以字母代表,以出场先后为序,邀请我前往考察者称之为A)。

  在咸阳机场候机厅,不断有业务员过来发名片,介绍桂林的旅行社、酒店。我指着名片上的价目表问A,咱们去后住哪儿?你看这酒店宾馆也不贵,100多块钱一晚的也有。A笑了笑说,桂林的酒店宾馆已经由那边的人安排好了,不用再订。

  这次同行的共3人,还有一位B,是A的亲戚。

  从进入机舱落座之刻起,我就发现A的表情有点不对劲了,面带愧疚和不安,像做了坏事一样。这虽在预料之中,但也令我不免有些紧张,因为我们乘坐的是晚上10点从西安起航的飞机,在桂林的降落时间为晚11:40,进入市区早在0点之后了,深更半夜,人生地不熟,万一遇到紧急情况,求救都很困难。

 

深夜到达桂林

  而实际情况并不算多复杂。下飞机坐上进市区的大巴后,A接连打了几个电话。当我们三人走出大巴时,C已经叫好了一辆出租车等在路边。A是被C叫到桂林来的,也就是说,C是A的上线,他俩是亲戚关系。

  坐上出租车后,我问A:“住的地方怎么样啊?我晚上要是睡不好,白天会很没精神,影响项目考察。”A说,C在这里有一套房子,条件还行,今晚夜深了,先将就一下吧。

  夜色中,出租车走了20多分钟后,我们来到了一个小区,进入了一个位于三楼的两室一厅的房间。房子算不上好,也算不上差,简单家具和设施基本齐全,还算干净卫生。小卧室有一张床,是C的。大卧室有两张床,床上被褥等用品看着还很新,那张双人床由A和B共用,我被安排睡在另一张单人床上。

  C很热情,又是发烟又是沏茶,不一会儿,还端上了几碗热腾腾的面条。C以前也在企业上班,合同期满后离职开了间门面房,再后来,受天水市D的邀请,前来桂林考察后决定呆在这里,他已经在这里有半年时间了。

  吃完饭后,简单拉了拉家常,各自回房间休息,这时已是凌晨两点多了。桂林的冬天不太冷,当地房间都没暖气,下飞机前广播报称地面气温约2℃,我们所呆的房间气温为8℃。怀着一种忐忑的心情,我进入了梦乡。

  是资本运作,不是传销?

  当我一觉醒来时,已经是清早七点多了。A和B还在睡,C已经在外面频繁走动。我起床后来到客厅时,发现C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早餐,一大盘凉菜、一大盘热乎乎的馒头。当我和A、B先后落座后,C又很快端来了稀饭。

  早餐结束后,A和C互相推辞了一下,然后由A向我简单介绍了一下他们所从事的“项目”:这个项目以前叫阳光工程、连锁经营,现在叫资本运作,2012年后国家就正式改为商务商会运作了。从事这个“项目”,基础投资为3800元,中起点投资为3.8万元,高起点投资为6.98万元,两年后会有高额回报,投3800元两年可收获380万元;投6.98万元两年后可收获1040万元。

  我听后直言:“还以为你们有啥新花样,原来就这个啊。这就是传销,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已经投资的钱就算丢了吧,别再往进继续扔。”C听后,不紧不慢地说,先别急,等考察完了再说,已经来了,就多走走、多看看,自己亲身感受。A倒有点急,他对我说:“那就请你好好看看,把你发现的漏洞给我分析一下。”A自己投了一份,还邀约亲属B的妻子投了一份,都是高起点,算总账,投资已10多万了。
 

 

像模像样的宣传品

  C看A有点急,拿出了几本像模像样的画册、书籍、光盘让我看,边指边说,你看这能有假吗?我问这些画册书籍哪来的?C说,某某广场晚上在公开卖。又看C的手机缴费单,背面打印着这样一段话:“祝阳光工程、连锁销售、商务商会运作的朋友早日走上成功平台!天下来宾,来者上宾。祝外来商务人士事业成功!”他指着缴费单说,我们“行业”内人用的手机互打免费,打全国各地都是每分钟一毛五,还有上面印的这些话,不是国家支持,联通公司是傻子吗?我细看后发现,背面的字迹和正面的字迹明显不同,显然不是一次打印成的、不是同一个打印机打出来的。

  C向我们说了一下当天的活动安排,说今天给我们安排了4班(行业术语,即4堂课)。第1课的主讲E稍等就会前来这个房间,后面几课需要我们上门找老师。

  “洗脑”开始

  不一会儿,一位40来岁的女士E敲门而入,给我们三人上起了入门课。E自称是国有企业下岗职工,此前在天水一家超市负责经销洋奶粉,工资+奖金+提成,每月收入3000元以上。她重点讲了之所以放弃那份工作来桂林的前后经过和这个“项目”的总体情况,认为现在这个“项目”潜力巨大,很值得投资。她讲得还算流利,但经不起反问,面对我的提问,她只是稍作停顿,继续讲她的,并不回答,像学生在背课文。

  从住处下楼后走了十来分钟,到了第2堂课的上课地点,也是一处类似的民房,屋内摆设和我们的住处有点相似,主讲F自称是陇南市某县人大法工委副主任,看样子大约50多岁。坐定后,F说,他长期从事法制工作,所以对国家政策了解得比较多一些,也能接触到一些高层内幕。1998年我国取缔传销后,引起了许多国家的不满,把中国告到了世贸组织,中央为了处理好这个问题,派了一个考察团,到发达国家进行考察,最后“走私”进来了资本运作这个项目,中央确定的方针是“正面打压,侧面扶持,低调宣传,暗箱操作”,所以许多人都不知道,公开媒体上也看不到。我问,具体走私的是啥,产品还是技术?他有些含糊地说,就是这个项目。见他面露窘态,我再未追问。F还讲到,桂林没有几家工业企业,为什么建设得这么好?就是由于国家的特别扶持,允许搞资本运作这个项目。在中国,上海的那个什么PP值(疑为GDP)最高,下来就是桂林了。桂林是全国文明城市,北京上海都不是,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有国家的特别扶持(后来我乘坐出租车时发现了创建全国文明城市的口号,经查证,桂林的全国文明城市还在创建之中)。F说,国家为了支持广西发展资本运作,还给南宁赋予了外交权,我心中暗笑竟有如此天方夜谭。

  项目的数学原理

  第3课的主讲G是位西安人,他自称早期在西安开发廊,后来在沙特阿拉伯开发廊,月收入相当于两三万元人民币。朋友把他带过来之后,他发现这个项目才是真正有潜力的项目,于是转让了国外的发廊,扎根桂林开始了他的二次创业。G重点讲了“五级三阶制”,即从最初的业务员如何走向“老总”以及A、B、C、D级“老总”。他用数学方法给我们算了一笔账,即投入6.98万,用两年时间如何挣到1040万。说简单一点,就是每个人入伙后,再拉三个人入伙,后面每入伙一名,都给前面有提成奖励,这样1变3,3变9,9变27……后面的人越变越多,给前面人的提成收入就会几何倍增,最终收入会达到成百上千万。G特别强调,资本运作和传销完全不同,属于直销的范畴,国家尚未立法,所以现在进入还容易一些,如果等立法以后,门槛就会提高,到那时就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参加的。如果是非法的,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参加?他举了一大堆人的职务和姓名,其中包括省上领导,说这些人都在桂林参加资本运作,但我始终没有见到一个。

  中产阶级要靠“资本运作”项目来实现?

  第4课的主讲H是位白银人,自称在国企当科长多年,2001年曾参加全省干部公选,考上了庆阳市某县的副县长,因为听说那里全县只有1辆车,条件太艰苦,他就没去。我问,具体是哪个县,咋那么穷啊。H说,时间长了,具体忘了。我回忆了一下,10年前,我所在的县,仅县政府机关车辆不少于10辆,全县怎么说也有上百辆吧。庆阳平凉紧密相连,条件不可能差别那么悬殊。H从邓小平的“三步走”战略说起,说国家的目标是到2050年,全国人民要实现共同富裕,其中三分之一的人要达到中产阶级,即个人财富达到1000万元以上。如何实现这个目标呢?靠传统产业显然是不行的,速度太慢,所以国家就推出了这样一个项目,并在广西先行试点。为了避免全国人民都跑到广西来从事这一项目,国家不能进行公开宣传,甚至经常需要通过负面宣传来调控,否则,法官、警察、公交司机都去广西了,全国其他地方是不是就会乱套?

  4课上完,已到晚饭时分。A发现了我对这个“项目”的认识和他截然不同,在向回走的路上悄悄对我说,为了不影响B和C的情绪,以后尽量不要在他们面前说不利之词。

  在桂林活动的第一天的晚饭是米饭炒菜,C是主厨,B给当了一会儿助手,菜以莲花白、土豆、萝卜等为主,还有肉丝。吃饭当中,C幸福地说,我们的福利很好,每月发两次吃的,1号发肉和鸡蛋,15号发米面油,有时上次的还没用完,下次的就发来了。
 

 

“洗脑”与反“洗脑” 平凉记者暗访三天揭秘传销内幕


作者: 稿源: 平凉日报 2012-01-16 15:44

--------------------------------------------------------------------------------

 

 

 

  如此“画册”如此“CCTV”

  晚饭后,D也来到了我们的住处,他自称原来在天水做洗化生意,是全国28个品牌洗涤剂、化妆品在天水的总代理。我们一起聊了聊,翻了会儿画册、书籍,看了几张光盘,这些都是讲资本运作的。画册内容包括三类:第一类上面是国家领导人的照片,下面是一段话,内容都是支持资本运作的,;第二类上面是广西境内的户外广告牌,牌上都是宣传资本运作的口号,我看出,广告牌及背景照片看着像真的,但牌上面的文字内容明显是电脑后期制作上去的;第三类是会议照片,从全国的党代会、人代会、政协会到地方的都有,每幅照片下面都有一段话,说是某某会上如何肯定资本运作,还有些小型会议,会标中直接有“资本运作”的字样,但我同样发现,这个会标文字内容是电脑后期制作上去的。

  听听“同行”怎么讲

  我生怕暴露身份会被他们提防,所以到广西之前告诉A,不要向那边人说我是记者,可是此前他早就挑明了。不料他们一点也不忌讳,反倒有针对性地安排课程。第二天一早,C向我说,知道你是记者,领导特意为你安排了几位同行,今天和你一起见见聊聊。

  这天第1课的主讲I据称是我省某市电视台台长,C说这个人是当官的,比较牛,给一般人还不讲。见面后发现,年龄约50岁出头的I果然和前面几位主讲有所不同,前面几课我们进屋后都是主人倒水,到I房间后,他指使C为大家倒水,并为C不会拔保温瓶塞子而大喝一声。I比较干脆地说,这个行业什么他都知道,还有哪儿不明白,直接问,他有针对性地讲。我说,刚看了一天,还有些迷迷糊糊。I说,他当市电视台台长已经多年,感觉没意思了。他的一位亲戚给总装备部首长开车,经常进国务院,他找这位亲戚,说看能不能帮帮忙,从中央要个大项目做做。这位亲戚于是就有了国家安排的秘密运作的大项目云云。

  第2课的主讲J是名年轻女子,自称25岁,本科学历,是河南某某报的记者,来桂林两个月时间,毕竟是年轻姑娘,她的房间内设施和前面几位主讲相比,稍微丰富一些,装饰得也更有活力一些。J的父亲是河南省某地级市一家医院的院长,她是被父亲叫来的,父亲是被她的婶婶叫来的。J讲得很流利,说她以前也采访过传销,对传销有较为深刻的认识,深知传销的危害,她的父亲考察完回家后,动员她来实地看看,说纸上得来终觉浅,只有你实地看了,才知道资本运作和传销的区别。J通过一周时间的实地考察,接受了这个观点,向单位请了长假,开始了她的创业生涯。

  雕塑、假山全部隐喻“资本运作”?

  第3课的主讲K是名中年男子,自称是天水市某国企的技术骨干,关于这个项目的讲解,没有多少新意,基本上还是画册、书籍、光盘中的那些内容。讲了一个小时,看我还是没被感染,没有融入他的神话之中,出门后,他给C发来了短信,让别心急,慢慢来。此后便是户外考察,重点去了桂林北火车站广场,为如何去这个广场,A和C还争辩了几句,A主张坐出租,C主张坐公交。

  这个广场有一个雕塑,形如拱门,门额部分绕着好几个弯,雕塑前面有一处水池假山,假山的基座有三个台阶,里面有五块石头,其中有一块是躺着的。A已经来过了,这次由他讲解,说那个雕塑的造型就是草写的“380万”,五块石头和三个台阶表示“五级三阶制”,当地政府修建这个的寓意就是外地人来这里,通过五级三阶制可以走向成功,最终挣到380万,然后一辈子躺着吃老本。火车站主楼有一面玻璃墙,A解释说,这个墙面上共1040块玻璃,表示“高起点”投入,两年后可以挣到1040万元;火车站前的国旗旗杆建在侧面,表示国家在侧面扶持;主楼上有三扇窗户开着,A解释说,这三扇窗户一直开着,表示只需带来三个人,就可以实现这一切梦想。
 

百万富婆摆地摊卖10块钱的“软中华”

  为了让我们深切感受资本运作的魅力,第二天的晚饭是在外面吃的,一人一碗桂林米粉,地点位于市区一个小广场附近,据说晚饭后,在这个广场转的人大多都是“行业”内的人,这里是大家交流、学习的一个重要阵地,C的那些书籍光盘就是在这里买的。晚上七点后,这里的人流越来越多,可以看出,大部分都是外地人,操着各种口音。我很想买几本他们的“教材”,但一直没等到摆摊的。C说,这里有时会有讲公开课的人,但当天也没等到。

  转到另一条街上,这里是一处夜市,转着转着,我忽然发现那些摊位上不仅有越南烟,国产烟也有,我拿起一包“软中华”问这个多少钱?一口京腔的女摊主回答“10元”。据C介绍,这个女摊主是河北人,来桂林快两年了,也是咱们“行业”的。按他们讲的理论,两年左右的时间应该收入1040万元了,即使打打折扣也该有百万了吧,为什么还要摆小摊?

  一碗米粉,转了一个多小时的街早已消化光了,我们在住处附近找了一家北方人开的饭馆,各要了一碗炒面。坐定后得知,这家饭馆是天水市某县的几个人开的,主要针对北方过来的人,据C介绍,这几个人也是咱“行业”的。

  生活中充满1、3、5等数字

  晚上就寝后,等B睡着了,A悄悄问我:“经过这两天你的分析,一切问题我都搞清楚了,还有一点实在想不通,请你再分析一下,就是火车站广场的雕塑、水池、假山等,为何与资本运作那么吻合?”我说,你回去了多看几部赵本山的小品就明白了。

  第三天早上吃早餐时,趁B和C在厨房之机,A说,他想了一晚,把赵本山的小品一部部回味了一下,还是没想明白。我放下稀饭碗,指着茶几问他:“你看看这个茶几有啥寓意?”他看了半天后说没看出来。我指着面前木腿木桄玻璃面的茶几给他分析了一下:“你看这个茶几,有五道竖桄三道横桄,也表示五级三阶制。”“你看街上那棵树,有五根细枝,三根主枝,也表示五级三阶制。”我随手指向一个物体,就能从中给他分析出一、三、五来,他终于恍然大悟,哈哈大笑。

  传说中有1万“老总”想见一个却很难

  早餐后,C说,今天比较辛苦,要去另一个区。我对他说,讲的内容都差不多,你给咱找几个真正成功了的人看看,再不用听课了。昨晚那个河北女摊主不是已经过来两年了吗?如果她挣到了1040万,还用得着摆地摊卖10块钱的“软中华”吗?C走进屋内打了个电话后出来说,“老总”今天没在,按以往惯例,新朋友来了后,是要安排和“老总”见面的,见面地点都在酒店。C所说的“老总”是五级三阶制中对进入中间某一阶段“行业”人员的称谓,据他们讲,到这个阶段每月会有6-10万的收入,即使整月一个新人也没拉进来,也能拿到保底收入6万元,而达到这个阶段,需要身后各级总共拉进28人。我问:这几天一直有人在说,桂林有30万人在搞资本运作,按这个数字推算,应该至少有1万人是“老总”,1万人不是个小数目,难道这会儿找不出一个来?C又进里屋打了个电话,出来后说,时间太紧确实不好安排,但也临时调整下午让你们见“老总”,上午计划不变。

  又一个快两年的,千万梦想太遥远

  为听第三天的第1课,我们坐公交走了老远的路,下车后先由L接我们。L是C的亲弟弟,但他们来桂林的事起初互不知道,后来在活动中才偶尔碰上的,L是由儿子的舅舅叫过来的。L说,今天的主讲M是位福建人,听他的课一次只能进3个人,再多了不接待。到了楼下,经过电话沟通,特许进4个人,L才带领我、A和B一起上楼,而C只好在外面等。M大约50多岁,在桂林已经一年半时间,他问我们几人还有哪些地方不明白,他再讲讲。我们一时也找不到提问的话题,就和他拉起了家常。我问M,这个项目按设计两年时间能挣回1040万,你呆了一年半了,起码也收入几百万了吧?他回答得倒也坦率,说还不行,这个项目开始慢,到后面就快了,现在也就刚持平,把投入和自己消费的刚挣回来。后来A问我,他为啥一次只接待3人?我分析,很可能是怕人多了被公安“一锅端”。

  终于见到了4名“成功人士”

  下午5点多,C打来了电话,说是约好的“老总”到了,一起到某酒店。这是一家湘菜饭店,当我们一行走进包厢时,D和4位“老总”N、P、Q、R早已坐在了饭桌前,N自称是陇南市某县乡镇企业局的干部,P是陇南市某县人,以前跑运输生意,Q和R是两位中年女子,她俩自称是被丈夫悄悄带进来的,丈夫还有别的生意,以她们的名义加入“行业”,等她俩分别知道时,已经成了“老总”,现在每月只需坐着拿钱即可。我和N交流了一些乡镇企业管理方面的问题,他说得含含糊糊,模棱两可。P右手上戴着一枚金戒指,不时有意通过给大家发烟、讲话摆手势、撩头发等动作来展示他的这一“亮点”。吃饭中,Q和R还拿出她们的金项链、金手镯让大家看,说这些都是她们刚成为“老总”时,上级“老总”赠给她们的,这是行业规矩,每个人做到这一步,都会有这个待遇。
 

 

如此解读报纸内容

  知道我们三人次日就要离开桂林,C的上级领导又给我们安排加了一课,晚上7:30去听。这堂课的主讲S自称是省上某某报社的编辑,他开讲后也是先问我们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然后未等我们提问,就自顾自讲起来了。他说这个项目的核心是如何防范风险,我马上追问:“这几天别的老师一直讲这个项目是零风险,你怎么又说要防范风险?”他又改口讲政府对资本运作的支持,他拿出一篇《桂林日报》上的文章(文章标题为《全市政银工作会议提出:桂林世界旅游城建设需更多“金融血液”》),指着最后四个字说:“这四个字为什么要加引号?你们不知道,我当过编辑很清楚,这是有特殊含义的,指的就是需要更多的人参加资本运作。”S又拿起另一张纸,指着说:你们看在南宁召开的东盟峰会第一场论坛就是关于资本运作的。A出门后问我,那篇桂林日报的文章不可能是假的吧?我说,文章确实不像假的,但那四个字加引号与资本运作毫无关系,因为血液本身是动物身上的,用到其他领域都得加引号。A又问那东盟峰会的论坛呢?我解释,论坛的内容是讲资本市场,主要讨论如何让民间资金投入实体企业,与资本运作也毫无关系。

  别了,可爱的桂林

  完成预定的三天考察之后,我和A、B就要离开桂林了,因为返回的飞机上午九点多起航,我们确定次日早上六点起床。C也很操心,五点多就起床为我们三人熬上了稀饭,加热了馒头,调好了凉菜,见时间尚早,他又入睡了。我们三人吃完早餐准备离开时,见C鼾声正浓就未打扰,悄悄走出了房间。在去往机场的大巴上,C打来了电话,说为我们每人还准备了一盒茶叶,为我们三人没拿上深感遗憾,毕竟是故乡人,他还说了很多很多,说得很动情,言语间有时甚至有些哽咽。

  在我和B单独相处的一个时间,我问他,此前你知道去桂林干啥吗?B说知道,因为他的妻子是A的下线,他想实地考察一下,如果确实好,他就当妻子的下线。我问,那你现在是啥认识?他说还不太确定。我建议:还是别跟进了,因为夫妻婚后所得属于共同财产,如果这是个好事,妻子能挣回千万,也够俩人这辈子花了,如果不是个好事,损失也就止于一个6.98万,不会再扩大。他表示认可。

  贷款参加“项目”,粜粮清偿利息

  为了了解本文刚开始提到的去玉林的那位W的近况,我专程前往他所在的村做了个了解。据介绍,他和亲属已先后投入9万多元,将自己的母亲、祖母、婶婶等叫到玉林共同从事这个“项目”,亲属前段时间都回来了,他一人还呆在玉林。贷款本金至今一分未还,利息他的父亲在帮着清,一季度一次,最近的一次是拉了一车粮食卖掉后清偿的。

  元旦前,本地一位在机关当科长的朋友打电话闲聊问我最近在忙啥,我说去了趟南方,他说具体哪里,我没说,他问是不是深圳,我未置可否。他说你咋不去南宁啊,现在南宁的投资机会很多,值得一去。我问你咋知道的?他说一位朋友说的,叫他过去看,他准备春节前后去看看。我问你那朋友具体在搞啥?他说在搞物流……

  常说卖面的见不得卖石灰的,真正的挣钱好项目,当尽可能予以保密,有几个愿意和别人分享?
 

责任编辑:麻袋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Copyright © 2002-2009 卡特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Top

服务热线

站长电话:15955505324